主页 > 健康生活 > 心理卫生 > 正文

稳婆

2017-06-20 13:24 | 来源:未知 | 分享
   稳婆,是旧时民间以替产妇接生为业的人。因历史时期和南北地域及民族文化的不同,其有“隐婆”、“产婆”、“收生婆”、“接生婆”及“老娘婆”等多种称呼,为属江湖“三姑六婆”之列。永安本地方言称小孩为“妹”,故谓稳婆为“妹妈”或“抾妹婆”。
    

简介

编辑
【wěn pó 】
1.旧时以接生为业的妇女。(见《妇人大全良方》卷十七。指接生婆。)
2.旧时称为宫廷或官府服役的收生婆。
3.旧时宫廷或官府检验女身的女役。

稳婆起源

编辑

发展过程

稳婆作为一种专门的职业,最初应形成于东汉时期。唐宋时期,稳婆做为一种职业已非常盛行。本地境内,乡民以贡川“大儒里”为中心,建庙祭祖、人丁繁衍,基本沿习中原文化,孕妇坐草临盆、婴孩落脐炙囱。稳婆踪影,已随处可见。
明清时期,永安稳婆这一行已相当普遍。她们一般在自家门口悬有招牌,上书“祖传某奶收生在此”的字样。小小燕城,稳婆多达十余人,十里八乡稳婆数量则更多。闽地稳婆都非常崇信观音,视临水夫人陈靖姑为行业保护神。在长期社会的发展中,稳婆这一行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行话。如她们称孕妇为“锁母”,胞浆(羊水)外溢为“报喜”,腹疼即将分娩为“挂喜”分娩为“才喜”等。
她们还把婴孩称为“头子”,男婴为“多头”,女婴为“添头”,胎盘为“儿衣”,脐带为“长命”,剪刀为“交脐”,草纸为“垫子”等。若是产妇或婴儿不幸夭折称为“归原”,接生工钱为“拆红”,赏银为“看好钱”,有钱人家为“高枕头”,穷人家为“草枕头”等等。永安稳婆和本地方言对孕妇的称谓,也极具闽中风情。
如她们称妇女有孕为“害喜”或“病妹”,怀孕则为“有身”、“有妹”或“大腹室”,临月为“顺月”,分娩为“生妹”,尿布为“尿贴”,坐月子为“坐月”,流产为“逿妹”,婴孩不分男女均通称“妹”。接生用的面盆为“杉罗”,澡盆为“桶坞”,净桶为“尿桶”等。这些语言体现着中原古风,现只能在一些古典文籍中才能寻到。

典故

永安旧时东郊马岭屴山,有一临水夫人宫。该庙始建年不详,明嘉靖间知县郭仁重修,现已毁。境内贡川亦有一座临水宫,至今善完好。相传,临水夫人名陈靖姑,又作陈进姑,为唐代大历元年正月十五生于福州。她幼时天性聪颖。后得仙人教化,懂符箓之术,能驱五丁,成年嫁予古田刘杞。
陈靖姑在乡时曾持剑数斩大蛇,为民除害。事闻于朝,惠帝封其为“顺懿夫人”。又传,后唐皇后难产时,陈靖姑幻化前往运法助生,使皇后平安产下太子。皇上闻奏后大喜,当即敕封她为“都天镇国显应崇福大奶夫人”,并在福建古田为其建祖庙。因屡有灵迹显应,各地竞相效仿。据说,陈靖姑二十四岁那年,是为百姓抗旱而毅然“脱胎祈雨”,因身体虚弱而卒。临死自言:“吾死必为神,救人产难。”因此,她逐成为闽地最著名的“专保童男童女,催生护幼”的助产神。世称临水夫人、顺懿夫人、大奶夫人、陈夫人等,永安传统民间尊奉她为“顺天圣母”或“注生娘娘”。
永安本地稳婆和产妇所祈拜的另一位助产护生地方神为“洪公法祖”。传统民间传说,洪公为旧县二十九都洪田人。他精通药理、尤长妇科,在家行医时乐善好施,为人治病救命从不计较酬银,惟生性喜食鸡腿。永安洪田热西、霞岭等地建有多处“洪公殿”。乡民生病,孕妇求顺产,稳婆求庇护等,均有求必应,但一对鸡腿是不可少的。“洪公法祖”这位精通医术、助产护幼、救人危难,不要红包的地方神,在乡间的名气还大过临水夫人

接生手法

编辑

顺产接生

清末民初,西医虽已由美国传教士带入永安,但本地民众仍习惯以旧法接生。城区南北稳婆已达数十人,但多为文化程度不高的老妇,所幸地方中医多数兼及妇科。如聂诗增精通脉学,尤擅妇科,诊病准确、辩证施治,可谓药到病除。稳婆以此为盾、唇齿相依也平安无事。本地孕妇临月时,富贵之家往往早办桶盆等器具,预备参药、红糖、生姜、草纸等。尤须慎择稳婆,寻访技高之人。能觅四十岁以外,六十岁以内极好。如或不能,宁取老者。孕妇临产时,稳婆令诸闲杂人等回避,不许大声喧哗,以免使产妇惊惶。
稳婆用老妇两人帮助撑扶孕妇或凭物站立,倦即仰卧,将粗纸铺床,以枕安于腿中,直到浆水涌潮,腰腹齐痛时,稳婆知胎已离经,见婴孩头抵产门,方扶上净桶或就在床上,大呼用力即生下矣。若遇产妇横生、倒产、偏产碍产等,均谓曰“难产”。稳婆如处理不好,便可要了母子的性命。老练的稳婆临危不乱、处变不惊,遇横生即知产妇用力甚急,当着其安然仰卧,以热水温手后,先推儿身顺直,使胎儿头对产门,并以中指探其肩,不使脐带羁绊。然后,以汤药催之,再令产妇努力,儿即可顺生。倒产,为儿居母腹,未顺生路,手脚先出,险象环生。稳婆从容令产妇仰睡,以轻手推入,候儿自顺。

难产接生

若良久不生,稳婆旋施巧手入产门,拨儿转顺产门,再配以催生汤药,可应声即出。当时,人们常把妇女生产分娩,比作“下地狱”、“过鬼门关”等,永安妇女有谚曰:“有福鸡酒香,无福四块板。”又曰“有福吃鸡公,没福钻泥洞。”真是两命维系,生死攸关。仅略举一二,已令人心惊胆战。须知,要这些没有多少医识、只靠经验,几乎是赤手空拳的稳婆,仅凭着一双手需应对诸如伤产、冻产盘肠产等险状。加之产妇交骨不开产门不闭胞衣不下血崩不止等百般疑难。更有死胎、鬼胎、葡萄胎等,令神鬼莫侧。即便是华佗再世,神仙下凡也奈若如何,稳婆者,虽名列江湖,地位不尊,然世间收生者,非精良妙手、菩萨心肠,怎敢承此重任。

断脐

稳婆稳婆
孕妇生产之后,稳婆将婴儿的脐带剪断时,要预留一小段,用细麻线缠扎,再仔细折叠盘结起来,外敷软棉布包扎好,切不可沾水,以免引起“脐风”,待三、五日后,残存的脐带脱水干枯自然脱落,形成一个略为下凹的脐眼,这便见的稳婆下剪的功夫。若脐带脱落后,脐眼外突,稳婆的赏银自然少去许多,话传开去还可能砸了饭碗。故稳婆在“交脐”时最肯下心,冬日恐剪刀太凉冷气内侵,往往以绵布相裹用齿咬断脐带,亦有用大麻油纸慢慢燃断。
乡间稳婆有用镰刀断脐,寓意可连生贵子,有的则用竹制旧吹火筒,将其剖成两片以代刀断脐。“胞衣”即胎盘,又称“紫河车”等,因医家认为可益气补精,是大滋补药,尤以头胎男婴胞衣最为难得。传统民间以为胞衣为婴儿的一部分,二者可相互感应。本地人担心若被外人拿去配药吃掉,会对婴孩不利。

慎埋胞衣

因此,慎埋胞衣也是稳婆一大职责。稳婆先用清水略洗,盛于新瓷瓶或陶罐中,入古钱一枚复以青布扎口,择向阳坡地深埋,以免猫狗野物刨食。有的则与产褥水污血秽等不洁之物,一同抛入河中。孕妇产后多体弱身虚,旧以厚葛布围额避风,深居内室。本地习俗甚少梳头洗面,更忌濯足,惟恐招风受湿,引发后疾。饮食也多禁膏梁、远厚味,时以吉山老酒当归等炖鸡,以汤下福州线面为主食。闭门卧床以三十日为期,俗称“坐月”。
产后三日,由稳婆为婴孩“洗三”,或称“洗三朝”。永安传统民间多以黄花蒿、清风藤、桔皮、柚皮、艾草枇杷叶等祛风解毒、舒筋活血的中草药煎汤,为之洗浴。有的稳婆还能边洗边唱,如“洗洗头、作王侯;洗洗蛋,作知县;洗洗沟、做知州!”博得宾客满堂喝彩。

新法接生

编辑
稳婆稳婆
城区稳婆以南门、东门、西门等处最为著名。在西门五层阶,有一稳婆姓邢,名贤娟,人称“没牙奶”。许多被她接生的小孩,现已到了耄耋之年,提及她时还激动不已,说她衣着整洁,慈眉善目,心肠极好,有的孩子还认她做了干娘。1952年,政府开展孕妇保健工作。当年永安专区医院,还进行了剖腹产手术。
次年,县妇幼保健站改造旧稳婆,开始全力推广新法接生。卫生部门对全县稳婆进行业务培训,每人发给一个卫生箱,个别年龄较轻,有一定文化的还进入了医院妇产科。由于政府的大力提倡,城区机关单位和部分群众迅速接爱新法接生。1956年,全县新法接生2183人,占接生率的60%。1962年,全县产检人数1491人,5107次。产访2580人,住院分娩708人,住院率为20.08%,新生儿死亡率11.8%。次年,已降为6.48%。
地方名中医郑麟立善用自制“五积散”治疗妇科杂症,重视以营养调理妇科病,民众尊称他为“鸡汤会”医生。1964年,全县新培训接生员7人,复训65人,稳婆队伍已发生质的变化。当年,出生4710人,新法接生4239人,新法接生率占90%。并逐年提高。1970年,全县有349名“赤脚医生”,部分人员也为产妇接生。
1974年,全县开展整顿、提高、充实接生员队伍,旧稳婆被逐步淘汰,城关、城郊、西洋、洪田、青水、贡川等6个公社,做到村村队队有接生员。1985年在新法接生的基础上,提倡住院分娩,全年住院分娩达50%,如今,全市10余家医院,13个乡镇卫生院均设有妇产科,村一级医疗保健员有兼职接生员359名。随着法制的不断健全,无证行医已属非法,稳婆这一延续数千年的古老职业,最终被接生员、助产士、产科医生所取代。但是,我们从旧稳婆身上看到的那种敬业精神,那种虽然是原始、落后,却曾经照耀过人类繁衍漫长历程的光辉。

稳婆崇拜

编辑
稳婆在旧时是指以接生为业的妇女,在莆田稳婆崇拜可追溯到距今2000多年前的汉朝。现座落于莆田市城厢区华亭镇霞皋村的汉兴阁和后角村的宝乡殿主礼的崔妈,就是一位安胎救产,送子保生,深得百姓爱戴的稳婆。
据史料记载,崔妈系春秋战国末本郡仙游枫亭人氏,出生于五月初五。相传,她自幼聪慧颖悟,深得以染布为生的父母宠爱。长大后,能诗会画,实属闺中才女,出阁后得一异人传授,熟谙接生医术,她夺命在“虎口”,救生于路左,在方圆百里之内被百姓敬为在世神仙。
崔妈于秦朝初的某年八月十五升天后,百姓感念其恩德,立庙奉祀,香火绵延至今。崔妈从此由人演变成神,这恰恰反映传统民间百姓“知恩必报”的精神品格。
在莆田还有一位由稳婆演变成神的就是陈靖姑。据莆阳陈氏族谱记载,陈靖姑祖籍莆田醴泉半岛(现秀屿区东庄镇竹林村),相传,陈靖姑曾在浙江拜师,后拜闾山法主许真君,24岁拜太姆为师,学护孺保赤洁。由此不难理解,陈靖姑拜师所学的就是助产的医术,至于传统民间流传的她除妖灭怪的故事,则恐怕是崇拜者的愿望使然,造神过程中的产物。
旧时的稳婆崇拜其实和我们现代人对“偶象”的崇拜,就本质而言没有什么区别,所不同的是,在古代,人们之所以崇拜稳婆,归根结底,是受惠者常常把人助看成了天助,把稳婆视为了神的化身。即便是她们死后,也能保一方平安。这恐怕就是古代稳婆崇拜真正的成因。

该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康养生网观点,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予以删除!

返回华康养生网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